分手季节
作者: 徐若愚,汪子杰   日期: 2014-04-27 00:14    点击数:

       

Side A

  看官们,听我讲之前,要不要来瓶雪碧?

  听说碳酸饮料能带走人心理的不适,那我先给你来个500毫升。

 

          
  X
跟我说,你觉不觉得最近,分手的人好多?其实对于我这种神经大条的人来说,大概潜意识知道这个状况也不会在意——他说的分手季。只是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的姑娘确实在悬崖边打了个趔趄。有类似苦闷、惋惜、怅然的情绪一股脑儿全部涌上来,替别人爱而不得、信而不到觉得可惜,一瞬间酸得自己成了琼瑶阿姨。可惜的同时,我也开始思考,当日痛心决定不再回头看,是否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X
说出分手季三个字的时候就表示,这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刻。事件、基数、时间,统统达到了值得令人喟叹的指标。我们来假设,“分手”这是一个既定事实,没有那么多的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然后假设事过三为大,那么至少听说的、眼见的就起码有三次,或者更多;再看如今这个时间点,春末尾、夏未至,二月份发情的猫早已产下了幼崽,甩开了它上一次的情不自禁,继续高贵冷艳。这三条每一条都不是既定规则,只是在批量生产前拿来做生产指标。然而分手又不是产品,不是两个蓝胖子一个高达这样的东西,它只是在这个季节里偷偷作祟,就像是一场流行感冒。

  病毒大可以肆无忌惮,无孔不入,杀死了也会前仆后继,大不了明年还是一条好汉。人们面对病毒除开最初的恐慌,大多还是想办法抵抗,如果众志成城也激励不了你,那是否其实你早已变得孤和寡?

  但其实,感情又不完全像是病毒,一个是物质,一个却是意识形态的东西,虚无缥缈又确实存在。大抵没有人能道得清,说得明,两个相似的人为何在一起又为何分开,两个大相径庭的人为何缠绵又为何陌路。科学家将一切情动归咎于一组特定的化学物质,它们有着一个一个陌生或熟悉的名字,什么多巴胺,什么去甲肾上腺素,又或者什么5-羟色胺的释放的苯丙胺,除了坠入爱河以外它们同时还带了许多副作用,比如心率增加,食欲减退、失眠,和强烈的激动。科学家连情动智损都是这样解释的,估计李白再怎么牛逼都插不上话了。

  那一个风华绝代,在你眼里是该配上温文儒雅,还是衬得健硕有魄?如果她偏偏爱上一个穷困潦倒、其貌不扬呢?世人大概都会为她感到惋惜,低看那男子,置闲言碎语两三,却不知他们连手中的曲线有生之年都缠绕直至生命殆尽。

  

 
  我只是执拗,我还是不敢承认,分手在这个季节像病毒那样使得情感在那里负隅顽抗,摇摇欲坠,我还相信感情。
  
  对呢,相信,我还在青葱的校园,穿着人字拖在露天电影场吃周黑鸭。

 
  校园中美好而纯洁的爱情在承受六月前的丝丝抽离。到了六月之前还不舍得说各奔东西的良人佳偶们,各奔前程之后大多也是,转身留下一句,谢谢你陪我走到这,谢谢你出现过我的生命里。不得不说这些桥段,小言写手们用得太多,早就失去了回味。只是我们都要接受着彼此不够成熟的事实和接受婚姻太复杂的现实,倒是真的。因为每个人青春时的爱恋不管是无疾而终还是与子偕老,都是——我为青春牵过的手,我为青春流过的泪,我为青春举过的拳头,我为青春犯过的执拗,这些在且只能在青春里,腐烂或者开花。这句“我们的爱就像那蜂鸟,是尘世里唯一的”。

 

 
  再绕回来说到分手,分手这个东西是会传染的,所以显得这个季节那么与众不同。像病毒,对,我之前说到病毒。可是写到这里我却不愿意说它是病毒了,那,像打哈欠吧,至少说起来没有那么惊痛。往往AB分手了,AC寻找关怀想方设法地解除烦闷,不断地倾吐着自己的三观,开始一条条地列出对方身上的优缺点和未来的渺茫性,在产品清单上再写一个日期,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从今起忘了这段感情。C听了很疑惑,也开始苦恼自己现在的感情是否经得起考验,是否D身上也有那么多缺点,这道理就跟你看到别人产品清单上的东西,你自己也会想要买是一样的,很有可能CD也接着就掰了。C颤颤巍巍告诉AA觉得在世人眼中神仙眷侣般的CD也掰了,又一次刷新了三观,大声叫嚣着再也不相信爱情种种,去告诉了E。事情很有可能一传十十传百,也很有可能一个影响十个,十个影响百个。是的,很有可能。于是,男人眼里女人和内裤一样,女人眼里男人和胸罩一样,都是日常生活中的非必需品。情爱都成了人们心中理想的投射,成了对生活的一种追求。

 
 

  矛盾吗?那就是感情。

  可怕吗?这就是生活。


Side B

  你看,我们多年轻,还及不上我们所处的这个年轻的社会的年岁,却已经在故作老态,说着生活。但是年轻就可爱。可爱在我们更倾向于模仿、适应这个故作稳重老练的社会群体,因而我们也期待着有一天我们也能够成功地扮演着这成熟的角色,完成某种意义上的“质”的飞跃。于是,我们抓住任何一个可以证明这种成熟稳定的机会不愿意放过,愿意费时间费心血地,故作老练对一切过早地做出评价论断。
 
  四月的开头,有人把姚晨的微博当作姚笛的微博,在留言处唾沫横飞张口就来,恨不得立马可以抓住谁拉到面前,就是一通拳打脚踢。紧接着屏幕背后所有眼神的期待都落在了这位即将新片上映的“小爸爸、好爸爸”身上,各怀心意地等待着他任何一个遣词造句。可惜,他说的话又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这不仅仅是分手,分手可以是简单的再见或是再也不见,在婚姻问题上牵涉到了太多道德问题,摆到台面上来就没有那么好看了。所以看官们等着这场好戏,来满足乏味的平生。就算是素昧平生的两个人,在微博上也因为“马年马航马伊琍”的对联,在同一个时间点,笑出了声。所以,这么值得谈论的风波怎么可能会停呢?

 

  
  对娱乐圈略有认识的人们就又会轻易地开始揣测这微博背后的心机计算。各家各户的杂音在数据往来中淹没,躲在一个角落的人不过认为,娱乐人物就是要娱乐大家嘛,犄角旮旯的生活丑闻被挖出来看看,让大家茶余饭后有着嚼不烂的谈资。窃窃私语的背后,我们都忘了些东西,什么呢?我们的生活不过都是我们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当自己面对一团乱麻时,冷不丁地就乱了阵脚,前后试探畏畏缩缩地想要做出一个最完美的答案,让自己满意,让周围看得见的人满意,让可以议论你的人满意。而那些高谈着“再也不相信爱情了”,靠着别人的爱情来证明自己的爱情观的,你们也真是够了,看到这里你们那么失望,我却再也不想再给500毫升了。

 
  其实我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告诉你,为什么人们要分手,其实原因深究,看官们都知道的。什么不爱了,什么太难了,什么好累的,什么无奈的,这些要讲真是可以写一些卷帙浩繁的历史书普及一下。我也没有告诉你分手时谁会更难过一点,其实测测PH值,看官们都知道的。爱得多的难过一点,爱的一样多的两个一样难过,这些真的要讲却是平衡不出来的,太过主观化的东西难道还真的用PH试纸去测么。我只是在开玩笑罢了。再比如分手的痛苦,我也没有告诉你们,很多人形容是锥心之痛,可是有归有光痛么?那个写着《项脊轩志》到最后都不忘写下一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种痛,叫如丧考妣。这是,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这是一个分别的季节,即便如此,谁也不能让时间慢下来停留在这一时刻,让你慢慢品尝或者是回味。风始终在吹,就算你满心欢喜的那纯洁的灵魂终究是要渐渐消失的,但是你仍然愿意相信。就像春天还是来了,花还是就那样地自顾自地开了一样。
 
  相信爱情吧,就像你从未爱过一样。


  相信生活吧,就像你刚到世界一样。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微博秀
点击排行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